雷震入獄對新黨籌組影響

  • 播出時間: 2019-06-18 08:15
  • 主講薛化元
1975郭雨新立委選舉(邱萬興攝影)
1960年10月8日,面對政府羅織罪名的壓力,雷震無所懼、面帶微笑步入軍事法庭(雷美琳提供)

在上一集談到雷震被捕對黨禁、以及對整個台灣反對黨運動的影響,這集要繼續討論雷震被捕後,反對黨的籌組工作又是如何推動,又是如何結束。

首先回過頭來看,雷震沒有被捕之前,反對黨的籌組運動做了些什麼,最重要的是要進行全島性的串聯,因此舉行了分區巡迴座談會。例如:7月19日在台中,舉行中部四縣市巡迴座談會,當時被推為主席團成員的有三人:王地很重要、一個是大家比較不熟悉的許時清、再來是何春木,他在1970-1980年代,都是反對黨運動非常重要的成員。7月23日在嘉義舉行,公推許世賢擔任主席,另外,還有許竹模律師以及蘇東啟兩人一起主持,許律師也是當初在嘉義參選的重要反對派人士,蘇東啟則是李萬居最重要的支持者之一,所以「中國民主黨」組黨失敗後,蘇東啟也被捕,後來還被判死刑,不過,當時的雲林縣議會做成決議,聲援蘇東啟。這相當不容易,地方議會居然敢對叛亂犯提出聲援,加上國外非常關心,讓蘇東啟逃掉死罪。

接著7月31日是在高雄舉行,一開始以沒有申請為由,不准召開。後來改到高雄第一飯店舉行,在飯店開就不必申請。由李源棧、楊金虎跟林清景擔任主席。到8月13日桃、竹、苗巡迴座談會,在中壢黃玉嬌的地方舉行,由她與謝漢儒、葉炳煌省議員一起擔任主席。後來原本也準備到基隆辦分區座談會,可是因為雷震被捕而無法舉行。那是否表示雷震被捕後,「中國民主黨」的籌組行動就停下來了。其實沒有,只是改了另一個形式。

因為雷震被捕,「選舉改革座談會」就舉行第五次召集人會議,決議撤銷原來的「選舉改革座談會」,正式成立「中國民主黨」籌備委員會,由李萬居和高玉樹負責推動。到了9月25日,舉行第一次「中國民主黨」籌備委員會召集人會議,由代理主席李萬居主持,確認如何推動「中國民主黨」的籌組工作,十月份決定採取集體領導方式來推動。

原先在「選舉改革座談會」中,最核心的就是雷震、李萬居與高玉樹,可是雷震被捕後,結構上有失衡的地方。政策委員會則由李萬居、夏濤聲與齊世英負責。選舉需要組織,組織方面由郭雨新負責。此外,反對黨還需要經費,財務委員會由高玉樹負責。接著還要提名候選人參加1961年的地方選舉,這樣感覺起來,雖然「中國民主黨」還沒有成立,但已經有了反對黨的「樣子」。因此,在1960年12月,也籌組了戰後台灣歷史上第一次全島性的助選團。成員有11人,包括:李萬居、高玉樹、郭雨新、郭國基、李秋遠、李連麗卿、黃玉嬌、王地、楊金虎、許世賢以及許竹模等人。

以前進行全島性的助選,是不能人來就上台講話,而是要有助選員的資格,也就是必須先登記,所以他們分別在:高雄、嘉義、雲林北港、台中霧峰、基隆以及台北縣三重,登記擔任助選員。那一次總共有二十多位「中國民主黨」籌備委員會提名的人,當選縣市議員。二十個人看起來不多,但是如果比照直到1990年代為止,民進黨在台灣縣市議員的席次,就會發現二十個人也不算太少。台灣的選舉很奇怪,反對派在省議員和立法委員選舉,感覺上比選縣市議員容易。同時在台灣有二百多位黨外人士當選,換言之,這是1961年第一次在野黨以組織的方式進行的競選結果。

以選舉的結果來看,感覺還不錯,那麼為什麼「中國民主黨」會胎死腹中。首先因為黨禁已經浮上檯面,「中國民主黨」的三位領導,除了雷震被抓之外,李萬居與高玉樹也遭到國民黨的打壓。國民黨對李萬居的《公論報》下手,還有之前說到的蘇東啟被捕,都是很大打擊。高玉樹有個弟弟是省議員,也被捕。其實國民黨的打壓在之前就已經發生,像是針對吳三連。吳三連是台南幫的領導人,台南幫就是台灣很大的台南紡織集團,加上統一集團,所以有一定程度的財務和經濟能力。吳三連的兒子是政治犯,當時被關在監獄裡。不只如此,財團企業一定都會向銀行借款,可是當時的商業銀行全部都是公營,所以向公營銀行貸款是經營的必要條件,最怕的是「收傘」,也就是收縮貸款,會對企業造成影響,因此吳三連最後就出國了。

第二個原因是外省籍菁英有很多顧慮,像齊世英就會考慮如果由台籍菁英主導,他的態度是什麼。而且對於台籍菁英是否有決心全力推動組黨,他也抱持懷疑。在這種心情下,他也很難像雷震在時這樣積極投入,甚至想介紹更多中央民意代表來參加反對黨。對台籍菁英來說,1961年選舉結束後不會馬上再有選舉,組黨的動力之一消失。此外,又有黨禁浮出,同時國民黨又持續不斷施壓,這種情況下,是否要持續籌組反對黨,確實是很大的問題。

1961年的選舉,為「中國民主黨」的籌組工作打下漂亮的一戰,留下歷史紀錄。但同時也宣告,組黨運動已經油門催到底,面臨難以為繼,無法再加油的困境,這樣當然影響到台灣反對黨運動的發展。雖然「中國民主黨」的籌組已經宣告死亡、結束,不過,它仍有重要意義。因為它確實是台灣跨越族群,共同籌組反對黨推動民主運動,很重要的一環。

如果大家有興趣去看,在雷震被捕前,他們去巡迴演講,講最多的主題不是選舉,而是台灣人與外省人,所以雷震很清楚的瞭解,台灣在當時狀況下,是存在一定程度的省籍矛盾。他們有意識到,可是他們願意在這樣的脈絡中,推動民主運動的改革,我想這是非常難能可貴。

所以組織新黨的意義,不是只有我們想像當中的利益結合,確實是有一些理想性。只是囿於現實的外在限制,沒有辦法組成。所以在1961年選舉之後,等於宣告了組黨運動的終結。而雷震被捕,馬上變成組黨運動的停止,對台灣歷史的意義是什麼?對於整個台灣的發展,如何評估接下來的1960年代?下集節目再繼續剖析。

節目來源:開放歷史:歷史元來如此/薛化元
播出時間:2017/12/19

前往>>央廣華語節目粉絲團 | Facebook
前往>>北安55號微博 | Weibo

相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