綜合開放歷史3 - 老康口述史

央廣「開放˙歷史」系列節目是要告訴受眾一個個臺灣人的故事,大部分故事的主角都是你我一般的小人物,他們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家國的熱愛。這些故事過去從我們的歷史中被抹去、被偷走甚至從記憶中被歪曲,透過越來越多的檔案開放,以及諸多文史調查專家的田野訪談、口述歷史,這些愛的故事再次呈現眼前。
 ★週三「老康口述史」

前往>>央廣華語節目粉絲團 | Facebook
前往>>北安55號微博 | Weibo
聽友來函  or  電郵

節目快訊

播出時間: 2019-06-19
主講康寧祥

        今天要繼續跟大家談1975年我創辦《台灣政論》的經過。1975年7月《台灣政論》雜誌申請獲准,可以發行,但是我以前跟這些文人、知識界或大學的學者雖然認識,可是要辦一份雜誌,要有許多作者,平常如果沒有交往,邀稿不是那麼容易。然而大概也是時勢的氛圍所造成,許多人看到機會都想投入,所以當時有一句話:「左右統獨都投稿,本省外省都動筆。」而當時願意幫這份「偏激分子」刊物寫稿的作者,也很讓人感動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12
主講康寧祥

        今天要跟大家談的是1975年我創辦《台灣政論》的經過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05
主講康寧祥

        今天要談的是我與艾琳達認識的故事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5-29
主講康寧祥

        今天要跟大家談1974年我第二次訪美的經過。這一次訪問美國是我透過美國大使館向國務院申請,請他們安排我訪美要見的人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5-22
主講康寧祥

今天跟聽眾朋友談的是我跟國際媒體的接觸,到香港的訪問,以及如何將台灣真實的聲音傳達給國際社會,同時也聊聊在資訊封鎖的年代如何觀察中國大陸及中共的政策。 當時因為是戒嚴年代,媒體受到很大約束,不只國內的新聞媒體,國際的新聞媒體也把辦公室設在香港,在台灣只雇用特約記者,遇到台灣有大事才派特派員,或是不定期到台灣進行採訪。這些媒體包括:《新聞週刊》、《時代雜誌》、《華爾街日報》、美聯社、《洛杉磯時報》、《紐約時報》等,會把不定期到台灣採訪的資訊,發送到各自的媒體。七O年代台灣從聯合國撤退,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,所以那時他們對台灣一直保持密切觀察。 我當選立法委員大約一年後,每年都會去香港一次,我去香港的目的,首先是與這些國際媒體的記者見面,跟他們一起探討海峽兩岸的關係,特別是中共內部的政策與作法,透過他們進行溝通與瞭解。因為在台灣根本無法知道這些中國大陸的政治資訊,因為完全被封鎖。而我到香港的第二個目的,是向中文大學的學者翁松燃、李南雄等人,請教兩岸政策以及中國大陸動向。我還特別拜訪香港媒體菁英,包括為香港最受歡迎的雜誌《七十年代》撰寫專欄的李怡。還有《明報》、《南華早報》、《大公報》、《文匯報》。特別《文匯報》是中國共產黨對外宣傳的一份刊物,雖然份數不多,但是每星期一定有一天幾乎全版刊登台灣最壞的事情,像是妓女、流氓、貪污等等。而每次去香港我一定買盡所有報紙,早上起床就把七、八份報紙都買全了,坐在茶樓一次看完。 可是我要申請去香港也碰到一些阻礙,第一次申請去香港,不到一個禮拜,研究室與我同在三樓的資深立委吳延環跟我說:「小康!你要去香港呀?」我說:「你怎麼知道?」他說:「你不要去啊!」我問為什麼?他說:「依你這種政治立場與背景的人去到那裡,如果失蹤或被共匪綁架,那國民黨跳到淡水河也洗不清。」我說:「有那麼嚴重嗎?」他說:「反正你去不了。」我聽他這樣說也無可奈何。隔了兩個多月,吳延環有一天見到我又跟我說:「小康!香港你可以去了。」我還奇怪為何兩個月前不行,現在又可以了。他說:「有一個人從香港回來,下星期我們一些立法院同事要請他吃飯,他也是立法委員。」我問:「他是誰?」,他說是資深立委許孝炎。 我後來才知道,許孝炎在八年抗戰期間,掌管統戰文宣,當時各大媒體包括中共的新華社都是受他管控,新華社當時由周恩來主持,等於周恩來是受他管制。蔣介石撤退來台後,許孝炎就被派到香港負責港九地區的文教統戰工作。國民黨在香港的僑務、情報、教育、文宣都有地下單位,他就是總負責人,每年立法院兩個會期才定期回國述職。利用他回國的時候,幾個朋友請他吃飯,那天我也去了,他們幫我和許孝炎互相介紹,吳延環就告訴許孝炎我要到香港去,但是國民黨怕出事,不敢讓我去,問他能不能幫我作保。他馬上說:「沒問題,我幫你作保,你來香港我們還會照顧你。」不到一個禮拜我去香港的申請就核准了。他還特地打電報問我何時去,他會接待。結果我到香港時,他真的派車到機場接我。到香港以後還幫我安排住在九龍彌敦道,由國際奧林匹克委員徐亨經營的富都旅館。彌敦道是九龍相當繁華的地方,無論到港邊或是到香港的渡輪口都很近,徐亨還特地幫我打折。 但是我的香港入境證上還附了一張奇怪的文件,貼在我的護照裡,上面寫著「關於  台端申請前來香港一事,該項申請現已獲准,惟 台端必須遵守下述條件:在逗留香港之期間,不得直接或間接代表台灣或台灣政府,且此行為私人性質,不得從事任何致使英國政府為難之活動。茲隨函附上香港入境證乙份,敬祈查收。」我出境國民黨不讓我去,我入境香港就被管制了。而且每次去香港都是「single entry」,每去一次就要申請簽證一次,且每次停留期限只有一個星期,我第一次受到這種限制,不能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。 到了香港後,我約了一位朋友帶我去看「落馬洲」,這裡是深圳進入九龍的一個海關關口,天還沒亮,一早4-5點時我就到了那裡。為什麼想看這裡,因為香港沒有種田,各類民生用品,包括:蔬菜、肉類、蛋、甚至水…等等,都是靠一台台卡車從深圳運往香港。所以,香港雖然是英國殖民地,經濟開放、人民自由,但是吃用都是靠深圳供給。我就站在香港管制這一端的海關,看著卡車不斷進入,印象非常深刻。 此外,我每天還花很多時間與記者對談,其中兩位比較特別,一位是《紐約時報》香港分社主任包德甫(Fox Butterfield),他就是70-80年代《苦海餘生》這本書的作者,還有《時代雜誌》中國問題專家理查.伯恩斯坦(Richard Bernstein),從他們那裡我學到很多,知道中國的現況以及對台灣的態度。除此之外,我還拜訪了施叔青,她是李昂的姐姐、鹿港的才女,那時他在香港政府擔任香港文化中心主任,能夠受到英國政府的重用相當難得。她的夫婿席林(Silln)博士,畢業於哈佛大學,當時是美國銀行香港分行副總裁,負責研究中國財經政策與媒、鐵、能源、森林及農漁資源的專家,他的博士論文寫的是中國企業經營與西方企業經營的不同,中文很好,我每次去香港都會與他們夫婦聚會,也從他們那裡得到很多資料。 我在香港還見到雲林出生的廖本懷,他與「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」大統領廖文毅同宗。香港從中國大陸過去的難民很多,像調景嶺這些地方,難民們沒有地方居住,英國政府為了安頓他們,就蓋了許多社會住宅,1-20層樓,曬衣服就像萬國旗,到過香港的人一定印象很深。而香港總督府的首任房屋司司長就是廖本懷,後來做到政務司司長,等於香港政府的行政院長。我認識他之後還曾邀請他回台晉見當時的總統李登輝。 這些國際人士、媒體記者,或是台灣到香港的菁英,我認識他們很早,這對我身為立法委員也好、或是反對派的政治活動家,都是很好的學習,得到很多資訊,也對我瞭解中國大陸情況有幫助,這是我比別人幸運的地方。

...更多
1 2 3 4 5

相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