綜合開放歷史5 - 陳芳明的革命與詩

節目快訊

播出時間: 2019-11-15
主講陳芳明

        只有遠離台灣之後,他才慢慢說出自己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時的實況。坐在岸邊的長椅上,我們父子一起面對著黃昏,彷彿有太多壓抑的情緒,終於在夕照裡傾瀉出來。他說,軍隊在高雄港登陸時,便展開大屠殺。高雄火車站的地下道,就有許多無辜百姓被槍決。他記得一個下午,有三位持槍的士兵闖入家裡,開始翻箱倒櫃進行搶劫。搜刮淨盡後,父親被槍桿抵著,士兵強迫他一起走到高雄火車站廣場,被迫跪在那裡。經過一個晚上,他才被里長保釋回家。離去時,他的西裝、上衣、手錶、皮鞋都被劫走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11-08
主講陳芳明

        晚春初夏之交,總有一股帶著溼氣的風,從海洋襲來,迴旋在整個谷地。從高樓之間的縫隙,往往可以望見覆蓋著壓得很低的雲層。此際路邊的行道樹,也變得特別翠綠。走過巨大的樹蔭下,似乎可以感覺這巨大的城市特別友善。陪伴著父親與母親,在人行道上散步,不時讓我產生錯覺。在夢中,有多少次回到故鄉,彷彿父母對我特別疏離。特別是父親,總是帶著嚴肅的表情,似乎在責備我這樣離經叛道的浪子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11-01
主講陳芳明

        我第一次看見許信良坐得那麼端正,相當專注聆聽楊逵說出的每句話。他不僅談到日治時期的農民運動,也談到當下的黨外運動。他一直鼓勵許信良必須回到台灣,而且語重心長地說:「必須回到現場,運動才能產生力量」。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10-25
主講陳芳明

        那年夏天,楊逵到達洛杉磯訪問,在當地台灣人社區引起騷動。第一次捧讀他的小說集《鵝媽媽出嫁》,依稀記得那是由香草山書屋出版。其中所收的作品〈送報伕〉是1932年,楊逵在日本《文學評論》得獎的小說。他是第一位在東京文壇獲得承認的殖民地作家,對於1930年代的文學運動衝擊甚鉅。在歡迎會之前,我特地寫了一首七十字的長詩,〈你逆風而來:為楊逵「送報伕」發表五十週年而作〉: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10-18
主講陳芳明

        精神返鄉的旅程是如此迂迴,又是如此細微。決心讓文字回到歷史現場,那是整個流亡時期最大的轉變。確知自己不可能在最短的時間裡回到台灣,那是相當絕望的等待,好像整個人被拋擲在不見天日的井底,看不見光,也看不見任何救贖,只能日日夜夜舔舐著傷口,嘗試讓自己活下去。讀過那麼多書,才第一次理解什麼是「苦撐待變」的滋味。

...更多
1 2 3 4 5 6 7

相關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