革命與詩(下)

        革命有那麼偉大嗎?參加政治運動,果真具有過人的情操嗎?從最初加入《美麗島週報》,對我個人而言,完全是心境的選擇。身為自由主義者,只不過無法容忍台灣社會的基本人權受到踐踏而已。尊重人權,是我三十歲以後的核心關切。坐視言論自由、思想自由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