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一迎向陽光

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,這是近幾年國外旅客對台灣普遍的形容。
 

的確,台灣是一個有人情味的地方,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。災變的現場,總有許多熱心民眾自發性前往協助救援;在社會各角落,總有溫馨感人的事情發生;甚至,有志一同的社福團體,他們關懷弱勢,救助貧弱,這些振奮人心,充滿正能量的故事值得被宣揚傳播。

「迎向陽光」的製播宗旨正是傳播這些社會的光明面。

節目快訊

播出時間: 2019-07-15
劉螢
根據統計,全台灣受理或查報街友總人數大概是8千多人,而首善之都台北,查報街友的總人數大約一千人左右,主要聚集在台北車站、萬華這兩大區域。 街友、無家者,是弱勢中更被忽視的一群, 我們除了知道他們露宿街頭之外,對於他們的人生故事,我們知道什麼?近年,以無家者為追蹤拍攝主題的飛鳥先生--林璟瑋,從2014年,因緣際會認識了專門服務無家者的芒草心慈善協會後,便一直以照片,為無家發聲代言。他說:“跟無家者認識多了以後,我不會一直以憐憫的角度來看待他們,憐憫的角度就是同情、施捨的角度,我會以人的角度,就像認識朋友一樣,這樣就會看到他們的好與不好。在拍攝的時候,也不會特別要拍他們的可憐或無奈,一般人的眼光,反而拍攝出他們真實的生活、真實的一面。”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7-08
劉螢
看著攝影師雷日昇,針對無家者追蹤拍攝了將近二十年的眾多照片,最真接的感覺就是:非常真實呈現的無家者。雷日昇說:“這些照片,其實不是給專業攝影師、藝術愛好者去觀賞,我是給所有普羅市民去直接了解內容,讓民眾可以用一個最直接的方法,看完之後覺得有一種震撼性,或是很容易明白理解,這是一個直接了當的手法。” 對於無家者,大家對他們有多少認識?他們的故事,他們的無奈、他們的堅強,常讓人感到深深的唏噓無奈。曾經有一位九十多歲的老人家,他是一個裁縫,晚上睡在後巷,社工去探望他的時候,他很直率的說:“我養得起自己,還不需要靠你們。”他還要照顧一個智障的女兒,有一次再去探望他,東西都被清掉,找不到人,問鄰居才知道已經過世。雷日昇說:“這一刻,感觸很深,過世的這一刻,他仍然睡在街上,如果不是我們去探望他,可能都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事情。”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7-01
劉螢

白天是報社的攝影記者,晚上依然背著沉重的攝影器材,穿梭在天橋下、街頭巷角、跟街友當朋友,以鏡頭紀錄下街友的生活住居,他是攝影師雷日昇,以記實方式追蹤拍攝無家者已經長達將近二十年。他說:“我希望以我的專業,幫助社會有需要的人,讓大家認識到他們的狀況。”

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24
劉螢
記得30多年前,香港媒體就已經針對香港不人道的居住環境--籠屋、板間房等做過專題的關注,報導一出,震撼了不少人 。30多年後,不人道的籠屋依然存在,而且還多了劏房、棺材房等等的新名詞、名稱不同,但空間同樣是不人道的狹小擠迫。難怪從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所關懷的無家者當中 ,就有人寧可睡在街上,也不租床位。香港社區組織協會(SoCO)組織幹事陳仲賢說:“有的籠屋、劏房、棺材房,居住環境實在太差,悶熱不透風、床板又有跳蝨,讓人睡都睡不著。”再加上香港的昂貴租金,租個床位可能一個月就要一千多到兩千多的港元,而租劏房第一個月就要交付按金、佣金等,合共萬多元港幣,這對街友來說當然不容易。 根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希望及建議 :租金支出佔收入的四分之一是最理想的狀態。但根據香港的現時狀況,租金支出平均佔收入的二分之一,甚至更高。所以就算香港薪資高,但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仍然居高不下。根據香港政府2017年的統計,香港有138萬市民生活在貧窮線之下,意思就是每5人就有1個收入在貧窮線以下。對地小人稠、寸金寸土的香港來說,要有瓦遮頭的安居實屬不易。所以,在關心無家者的同時,同樣要關注的是香港的居住正義、土地正義、出租管制以及無家者的長期輔導以及協助。...更多
播出時間: 2019-06-17
劉螢
台北車站每到入夜之後,可見很多的無家者當街露宿在車站的門口四周 ,這是台北車站經常被忽略的一個景觀。每逢冬天,天寒地凍之時,看到他們用紙皮立在自己的四周,擁著被 子露宿街頭,這一刻,曾經有念頭想過“他們會冷嗎?”然後就衝衝繼續趕車趕路回家了 。 他們會冷的、會怕、而且他們從來沒有想過--自己會有當無家者的這一天 。根據香港社會福利署已登記數字,露宿人數自2011年的511人上升至2018年的1270人,升幅令人憂慮。而在台灣,雖然官方統計人數一直偏低,都會區的民眾卻有感無家者人數不減反增。為讓民眾深入了解生活於城市邊緣的無家者故事,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第一次聯同台灣機構芒草心慈善協會,舉辦名為「無家者-港台生活誌」的港台兩地攝影展,由台港攝影師聯手共展出約60幅照片及圖文。五月已經首先在香港展出,六月初則安排在台北剝皮寮街區舉行。 除了靜態展出之外,香港及台灣各安排了三位無家者,跨海進行分享交流,台灣社會對無家者的包容,讓香港無家者印象深刻。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組織幹事陳仲賢說:“ 香港無家者的家當,有時候會被清潔工當垃圾清除, 讓他們很不放心,去到哪裏都要背著家當到處走。 台灣社福機構則有提供一個大袋子給無家者,讓他們把家當放在大袋子裏,在固定地點提供存放,這對無家者來說,真的很有幫助。” 香港是一個很緊繃的地方,連無家者也精神緊張、笑容缺缺、戒心很重。但這一次香港的三位無家者來臺分享交流,台灣的人情味與比較放鬆的生活節奏,讓香港的無家者也變了,陳仲賢說:“ 來臺後,他們話多了 ,笑容也變得比較多。”...更多
1 2 3 4 5 6 7 8 9 10 ... 29

相關留言